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博雅教育

博雅文化

您所在的位置: 学校首页 > > 博雅教育 > 博雅文化
人生路上的风景
作者(来源):高传芳  发布时间:2018-09-15

–––往事浓淡,色如清,已轻。经年悲喜,净如镜,已静。


英子今天有点儿激动,可能激动中还夹杂着些许的小紧张。因为今天是她社会角色转换的一天。由学生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小学老师,而且还被分配回了自己的母校。


她用自行车推着自己的行李熟门熟路的来到了学校的宿舍。她抱着被子轻轻推开虚掩着的门,屋子里静悄悄的,整齐摆着四张床。其他三张已经铺好,在房间的最里侧的左手边有一张空着,她猜想那应该就是自己的吧。便径直走了过去,这时她才发现右手边最里侧的床上早一年毕业的云正在织一件咖啡色的男士毛衣。她织的很投入,也许正沉浸在自己的某个小甜蜜里,特别专注。竟然没有听到她进来。她放好被子,轻轻换了一声:“师姐,”她才猛然抬起脸来。满脸欣喜地说:“早就知道你要来,我帮你整理行李。”



往后的日子很忙碌,当着班主任教着主课的英子感到手足无措。早晨六点起来,她要带学生跑早操、晨颂,然后一整天的课。晚上还要备课到八点半。多亏母校里有自己的老师,还有师姐帮忙,其他同事也很热心,所以英子的工作虽然忙乱,也还算顺利。


英子由于晚上要办公到八点半,所以住单位宿舍。但是一日三餐,母亲让她回家吃。于是她每天从家到单位需六次穿梭在这个小镇最繁华的街道上。她高俏挺拔的身段加之文静矜持的特质,总能引来束束热切的目光,只是英子向来单纯专注,连走路也是聚精会神的目视前方,从来不东张西望,所以对这些她似乎毫无察觉,她心无旁骛的在街道上悠然走过,回家就能吃到母亲已经上桌的可口饭菜。到单位儿就一头扎进各种琐碎的事务里,本该平凡而美好。



这天下班后,英子回家路上折进商店,认真挑一支牙刷,感觉有什么不对,一偏头,刚好接住了一男人的目光。她认识这人,这人是云姐的男朋友,上次他还来过宿舍,云姐在她身上比量着毛衣的尺寸。他长得高大英俊,云姐嬉笑着站在床沿上给他量尺寸,场景温馨而令人羡慕!英子的微笑慢慢浮现在脸上,轻轻的叫了声哥哥。她那始终慢半拍的表情,慢半拍的动作,让人觉得她如此魅力四射,你看到的永远是一个淡淡的,慢慢的她,你从来不会看到他着急忙慌的模样,她保持着一贯的沉静矜持。这位哥哥应该姓张吧?她在脑海里回顾。张大哥微笑着点头说,他也是刚好过来买东西,遇到英子真好!英子笑笑然后便告辞回家了。


可是从此以后,他发现这位张哥哥的身影无处不在,她每次回家或上班路过他单位门口,总能看到他恰好站在那儿。她每天下午放学后会利用吃饭时间替父母到小树林里挑水,也总会看到他刚好站在井边微笑着望着她。英子感到不可思议,但是她是个不喜欢多言的人,每次见到他也只是点头微笑,算是打个招呼。


一个周末的晚饭后,她在门前的小菜园里摘扁豆,抬头又看到了他,英子笑笑说:“张哥哥怎么像我的影子啊?”他笑笑,招手示意她过来。她随他来到村边的林荫小道上,时值初秋,田野里飘着甜甜的庄稼成熟的味道,有几片黄叶,偶尔飘落。他面向她站定,静静地看着她的眼睛,等待她开口。可是她的眼睛清澈单纯,没有一丝疑惑。他轻轻叹了口气,问英子:“你没有发现我一个星期没在家吗?你没想我去哪儿了吗?”她说:“没有啊,你一个星期没在家吗?去哪儿啦?”他说:“去省城开会了,我每天都在惦记你,我曾几次想把电话拨到你单位儿去,也曾想半路回来,只是想快看到你。”她瞬间惊呆,满脸疑惑的望向他,虽然月光清凉,可是她分明看到了那张月光映衬下的英俊的脸充满了热烈与期待。她别转脸望向一侧,“这话难道不是应该向师姐说吗?”一提到师姐,他好像冷静了许多,悠悠的说:“我对不起她,可是我发现我真正喜欢的应该是你,我已经提出跟她分手啦。”同时他把一支黑色的钢笔举到英子面前,英子坚决的说:“我不能要。”她转过身,没走几步就听到了钢笔折断的声音。他将手里折断的两节钢笔扔到草地上,凄凉的月光映衬下的那张脸悲伤绝望,她回转身慢慢走过去,蹲下来捡起那两截钢笔,抬起头静静的望向他,轻柔的说:“我留下它做个纪念吧!”说完她头也不回的走了,留下他一个人站在清凉的月光里。



英子回到家后把两截钢笔锁进抽屉里,她喜欢把一些具有特殊意义的小物件锁进这个抽屉里。她总在闲暇的时间里打开抽屉,一件一件进行玩味,每一件总能把她拉到某种意境里,让她或悲伤和或欢喜。英子向来顺风顺水,在家里是听话懂事的好女儿,在学校里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所以简单纯净。她觉得这件事应该和她经历的所有事情一样,睡醒以后就过去了。


起床后她依旧轻松愉快的去上班,在路上她依旧看到张大哥在她上班的路上游荡。她没有理他,她觉得总有一天他会想开的,他会重新回到师姐的身边,因为她觉得师姐是那么的漂亮可爱,人是那样的善良,而且还那么的爱着张大哥,张大哥怎么会不喜欢她呢?英子来到办公桌前坐下来,捋一捋今天的工作思路,她猛一抬头,看到对桌师姐的眼睛肿的像个桃子似的,她立即觉得事情好像很严重。刚想张口说点什么,师姐没有理她,旋即走了出去,英子呆了一会儿,回过神来马上投入到繁琐的工作中。



晚上备课时间,英子仍然保持着学生时代的习惯。她总是先把一天的工作整理一下,进行简单的反思,然后备第二天的课,根据缓重轻急列好第二天要做的事情的清单,以便第二天一条条照做就好,这样既不会耽误事情,也不会漏掉工作。她感觉眼睛酸胀,无意间她发现对桌的师姐正盯着她,那眼神简直能把她杀死。她不知道那眼神里到底包含了多少愤怒与厌恶,这排山倒海的愤怒与厌恶一起向她涌来,让她感觉根本无法招架,简直会置她于死地。她无力地轻轻叫了声师姐,便瞬间崩溃,她从小到大从来没有接受过如此让人崩溃的目光,她的眼泪无助的滴落在备课本上。她用手捂住自己的嘴,企图阻止大雨倾盆的声音,却是徒劳。大办公室里,十几位老师的目光齐齐的注视着她,都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优雅的英子今天为什么如此失态。她再也无法忍受如此场景,冲出办公室,良好的修养让她在如此崩溃的时刻也没有忘记说一声:“对不起,我肚子疼的厉害,打扰大家了。”英子冲进黑暗里,最怕黑的英子第一次觉得漆黑的夜晚真好!她可以抱住路边的一棵杨树,尽情的哭泣,她可以满脸泪痕的在街上游荡。20岁的英子想破脑袋也无法理清自己到底错在哪里。


生活在继续,英子的痛苦也在继续,她每天经受着无数遍张大哥那悲伤绝望的眼神的洗礼,经受着师姐愤怒厌恶的眼神的压抑。而且她无休止地接到张大哥的信,她不想看,也不敢看,通通把它锁到抽屉里,越积越厚的书信,沉重的压在她的心里,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会再也不堪重负。


终于有一天,校长夫人把英子叫到家里,和蔼可亲的告诉她:英子长大了,可以恋爱了,阿姨为你物色一殷实人家……。英子睁大眼睛听了半天,她只听明白了一点,就是她只要答应了,就可以离开这儿到县城去。她立即答应了,因为她迫切想离开这儿,离开这儿让她痛苦的人。于是英子如愿以偿的离开了这里,把烦恼留在身后,头也不回地走进了迷雾一般的未知里。



作者简介

静极生慧

微信号:wxid_ujxgcvp8eah521

静极生慧,小学教师,教研骨干。致力于高效课堂研究,撰写论文若干篇。喜欢读书和写作。人生信条:做人淡泊,做事沉稳。


[关闭窗口]